重庆市开县人民法院到底是怎么办事的!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0日

       因为法院的错误判决, 我还没有拿到属于我的财产, 四年了也没有执行判决, 都是因为法院判决不详。 、人民法院、人民检察院、县公安局、河前镇人民政府领导:我是邓小兰, 女, 汉族, 1969年12月16日出生, 初中文化, 现住3组48号, 开县河前镇江东村粮农附1号, 现在外打工。 1999年12月与刘维权结婚, 婚后头两年两人过着正常的生活。他们开始盖新房, 总面积1700多平方米, 欠债10万余元(同时可追回10万欠债)。两年后, 刘伟权开始吸毒, 同时发生婚外情。在这种情况下, 为了还债, 我到上海打工了。在此期间, 刘维权因吸毒多次为自己解毒。为了让他彻底排毒, 我陪了他很多次。
       之后他一个人回家, 我还是留在上海工作。为了赚钱, 刘伟权最后和我离婚后, 带着他的爱人(黄春)回到他家过着夫妻生活。
       查明后, 我于2008年依法向开县人民法院申请离婚, 刘伟权不服法院缺席判决生效。同时,

我向法院申请分割我们的共同财产, 主要是新建的房屋。房产证,

但是由于法院的错误判决, 到现在已经四年了, 我还没有拿到房产证。结果, 我的财产(我分割的房子)被刘维权强占,

要么出租给别人, 要么卖给别人。应用法院强制执行, 但因判决不明确而无法强制执行。对此, 我多次找村、镇政府、法院、国土房管所、(规划办)公安派出所的领导和书记。最终, 问题的症结在于判断失误, 导致后续工作四年无果。很长一段时间, 我都无法捍卫自己的权利。因为刘伟权对我说了半天, 只要我想要那房子, 看我杀了我, 我和他住了很多, 我知道他的性格, 我怕他, 我不能对付房子法院在我生命中和生命的尽头为我作出判断。
       在财产不能保证的时候, 找了各个领导和文员, 都说没办法解决, 所以现在正式向以上领导汇报一下自己的内心想法。时至今日, 我依然相信党和政府, 相信法律。 , 保护我的合法权益。请原谅我的话, 我在等, 如果没有, 我只能选择时间带人处理, 但在我去现场之前, 我会向110、法院和相关部门报告, 我想我会的依法在场 如果刘伟权插手我家(比如隔墙), 甚至动手, 我或其他人都会反击。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会有什么后果?不知道后果该由谁负责?到时候我不想跑了, 我会主动上法庭请求处理。有一次让刘伟权给我10万元, 我的房子我就不给了。如果他拒绝, 他不会给我一分钱。房子都是他的。后来我又说了, 只要不说, 就判刑。
       再给他一套我家,

他说我放屁, 房子本身就是他的, 我不给他(现在我永远不会说和做这个)。别无选择!我真的很想被依法处理, 不想给领导和其他部门添麻烦, 更不想给社会添麻烦, 因为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。一个无助的女人, 由邓小兰呈现! 2012年7月9日 希望大家能帮帮这位辛苦的女人, 谢谢!

Copyright © 2002 乐天科技有限公司 letiankej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crubiodesign.com) 川ICP备2014251582